山间何事

I'm fine.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小耳朵

-灵魂伴侣:如果对方是你灵魂伴侣,那么你看他(她)头上就会多点什么——猫耳朵之类的x
- 私设无个性

盛夏本该是喧闹的。相泽消太心想。但显然蝉这种生物不热爱光临此地,夏天逝去了大半,本该热闹的午后却听不到蝉的动静。相泽消太停下了浇花的动作,抬头看坐在花园的阴影里,和自己的猫闹得正欢的恋人。

静谧的盛夏倒也不错。

来这里避暑是她的主意。

这个主意着实不错。相泽消太享受着微热的夏风吹拂到脸上,粗糙的质感像小时候父亲胡子拉碴的亲吻。这里的气候温热又不至于——相泽消太想起来自家姑娘的描述——把人热到融化。野餐布已经铺好,烤箱发出“叮——”的一声,愉悦地宣布戚风蛋糕已经可以吃了,姑娘翻了个身,用双肘撑着身子,猫咪趴在她的肩头,两个小家伙都在眼巴巴地看着自己。

“消太去把蛋糕拿出来嘛——”姑娘眉眼弯弯,目光从相泽消太的头顶掠过。没有,还是没有。证明对方是自己灵魂伴侣的标志,那该死的猫耳朵,迟迟不在相泽消太的头顶出现。

“好。”相泽消太走到姑娘身边,附身给了她一个吻。“答应我,别想那么多。就算我看不见你的小耳朵,我依旧是你的爱人。”

姑娘的嘴巴里塞满了戚风蛋糕,嘟嘟囔囔地听不清在说什么,嘴边沾着蛋糕的碎屑,这个小冒失鬼却全然不知。微热的风也跑来助兴,轻吻姑娘额前的碎发。姑娘伸出手,勾了勾相泽消太的小指,于是两个人的手就自然而然的握在了一起。

后来发生的事是如此突然,却理所当然。他们进屋,亲吻彼此,衣物被随意地扔在地上,淫靡的水声交织着甜腻的呻吟,扰了地精的清梦。

清晨的阳光从没拉严实的窗帘中钻进来,落在姑娘的脸上,相泽消太醒的早,趁姑娘睡的迷迷糊糊,亲了亲嘴角。

甜的。相泽消太的嘴角扬了起来。

夏日的阳光是蜂蜜色的。

“呜——”姑娘揉了揉眼睛,煎蛋的香气来自厨房,锅子还在“吱吱”的唱着歌,像在给空气中飞舞的扬尘念情诗。

“快点起来吃东西,煎蛋凉了可就不好吃了,”相泽消太披上外套,“我去买点东西。”

“好滴!”姑娘给相泽消太送去了个飞吻。

相泽消太穿梭在清晨采购的人群中,超级市场从来不缺乏顾客,新鲜的瓜果散发出甜蜜的气息。或许小姑娘会想吃呢。相泽消太想了想,挑了两个火龙果。

一抬头,相泽消太看到了一双耷拉着的猫耳。

-END-

感谢大家看到这里!对的,这个故事现在被我按下了暂停键,接下来笔就交到你们手里,所有的可能性都在你的手中。
请大家自行脑补!
这次真的没啦!

评论(8)

热度(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