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间何事

I'm fine.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雏菊

- 给芝士 @芝士233 的花吐症
- 芝士生日快乐呀

『一』
相泽消太发现事情不太妙的时候有点晚了。从口吐出的雏菊正灿烂的开着,像极了雏鸟们天真烂漫的笑脸。相泽消太草草收拾了桌上乱糟糟的一堆,冷不丁地想到,如果小姑娘看见,应该会惊呼,哇老师你从哪里搞来的!好漂亮的花!

相泽消太几乎都能想象到,小姑娘的眼睛是怎么在一瞬间就亮起来的,又会怎么不顾形象的手舞足蹈。

是的,相泽消太很不幸地,栽在了他的学生手里。这样不合理的感情,相泽消太在心里给自己画了个大大的错号,是不会让它继续生长的。

『两』
相泽消太戴了个口罩就出了门。精心编好的借口在同事们关切的目光下勉强过关,相泽消太把头埋进拘束带中,他不确定自己能否在小姑娘面前瞒过去。

“哇啊啊啊啊啊晚了晚了晚了——”你几乎是冲进班门的,无视了你们亲爱的班长的警告,把书包甩到桌上,看了眼表,很好,没迟到。

刚刚冲进来的时候你已经注意到了相泽消太带着的口罩,你一边试图调整呼吸,一边翻着自己的手账。

找个空闲去问问相泽老师怎么了吧。你收拾好心情,开始了今天份的努力。

『二』
剧痛敲打着相泽消太的胸口,孩子们的笑闹声不时从走廊里传过来,姑娘的脑袋从门口冒出来:“啊老师好!我来找相泽老师!”

相泽消太停下在电脑上敲打的动作,一抬头,就看见姑娘的酒窝。便离开了座位,朝姑娘走过去。

“老师你今天怎么……”姑娘在犹豫。

“小感冒。”轻描淡写,粉饰太平。

“这样啊,那老师要注意身体呀!”姑娘的眼睛在咕噜咕噜地转。

“你也是,最近温差大,不要感——”
相泽消太的话被剧烈的咳嗽打断。

口罩猝不及防地掉下来,对上姑娘失措视线的是,正慢悠悠地飘到地上的花瓣。

『三』
“老,老师!”你像一只迷路的小鹿一样惊慌,掉在地上的雏菊正努力的朝你微笑,血丝混在花朵里,红的晃眼。

安慰的话语就在嘴边,却被又一阵咳嗽堵了回去,看着小姑娘的眼睛迅速潮湿起来,相泽消太只能揉揉她的脑袋。

小姑娘的嘴唇青涩地贴上来,泛红的耳垂暴露了她的慌张。

一吻结束,小姑娘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看他,却依旧执着:“相泽老师,我喜欢——”

感情本就不是合理之事。心里那个被亲手画上错号的小人儿像是得到了特赦,而名为“喜欢”的幼苗也飞快的生长着。

“我等你长大。”

Fin.

评论(5)
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