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间何事

I'm fine.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星辰入梦

- 又是和芝士小姐姐的联动 @芝士233
- ooc有,逻辑没有,私设如山
- 交往√同居√
- 撞梗算我的!
- 以上?

相泽消太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,你刚刚将一个雪球糊到饭田天哉脸上。

看着饭田天哉涨红的脸,你笑得东倒西歪,毫无形象可言,就连平常气场十足的八百万百也在捂着嘴,试图掩饰住自己的幸灾乐祸的笑声。

你拥有控制悬空物体运动轨迹的个性,所以就出现了绿谷出久的雪球拐了个弯招呼到了爆豪胜己的脸上,丽日御茶子明明是想砸蛙吹梅雨,雪球却意外糊在了八百万百的脸上的景象。而身为罪魁祸首,你负责眨眨焦糖色的眼睛以示无辜。

欧尔麦特的恋人,也就是自己的好友,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你身边,她像想起来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,拉着你的衣服:“咱们往我家先生脸上糊一个雪球怎么样?”

你们两个结为好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热衷于各种瞎折腾,此时也是一拍即合,八木小姐团起来一个雪球,明明是直奔你的脸而去,却突然拐了个弯,结结实实地与欧尔麦特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你们两个人并不掩饰计划成功的得意,抹着笑出来的眼泪,揉着笑得有些僵硬的脸,两个人干脆躺在了雪地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。

操场上一片混乱的景象,笑声和雪球一并在寒冷的校园里飞扬着。

相泽消太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。他的眼里此时充斥着你的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。你的好友刚刚被欧尔麦特像扛麻袋似得扛走了,你一面担心着友人的腰,一面撑起身子来,拍拍身上的雪花,在雪地里疯跑,因为保暖措施做的不到位,你的脸被冻得两颊泛红,手也冻得有些麻木,像是感受到了自家先生的目光,你回过头来,冲着相泽消太的方向露出一个甜甜的笑。

相泽消太用并不大的声音喊你的名字,让你过来。你吐了吐舌头,将手中的最后一个雪球招呼到了上鸣电气脸上,一蹦一跳地扑进相泽消太怀里。

“玩得开心吗?”他覆着你的手,一起揣进口袋里。

“开心!皮这几下我很开心!”你眨了眨眼睛,想来自家恋人应该在外面站了有一会儿了。相泽消太的乌黑头发上落了些雪,白的晃眼,却固执地不肯化开。

相泽消太看着眼前人并不消停的模样,还配合着肢体语言,有点像小企鹅。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仔细想想又有点好笑,然后在他的小企鹅头上印了一个吻。

夜晚。

你有点失眠,透过窗户看着夜空里细细碎碎的星星,反反复复数了几遍羊,还是没什么睡意,扯了扯自家爱人的衣服。

“相泽相泽,睡了吗?”你似乎想起来什么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“嗯……”迷迷糊糊的声音。

“你知不知道今天!上午!”你看着自家先生的疲惫模样,犹豫着是否要继续。

“嗯?”相泽消太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怀里的姑娘还是神采奕奕的。

“当时咱俩头发上都是雪,就像我们都老了,头发白了,而你陪我过了一辈子。”你犹豫了一下,还是任性地把话说完了。

再抬头看自家先生,好像已经睡着了,你靠着的胸膛均匀地起伏着,挂在夜空的星星也静静地望着你。你有点丧气,又庆幸他没有听见这段幼稚的告白。

“晚安。”你在相泽消太耳边低语着。或许是真的累了,你很快就陷入了梦乡。

所以你并不知道,他不仅听见了你的告白,还在你熟睡的时候许下了承诺。

他说,在他遇见你之前,他设想过很多种人生的结局,哪一种,都抵不过他决定爱你后的分秒。

–Fin–

评论(6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