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间何事

I'm fine.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来日方长

- ooc有,逻辑没有,私设如山
- 交往√ 同居√
- 以上?

  “先生早呀!”刚睡醒的声音带着些慵懒,你抬起埋在相泽消太怀里的脑袋,想给自家先生打个招呼,却意外发现睡衣突然变大了许多。

“早。”相泽消太还闭着眼睛,抬起手来习惯性的揉揉你的脑袋,头发的触感比以往软了许多,像个小孩。

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,相泽消太睁开眼睛看着趴在怀里的团子,正有些费劲的伸着胳膊,试图戳自己的脸,有些惊奇又好似意料之中,随即又有些地伸手去捏你的脸。你还没见过自家先生的面部表情如此丰富过,一边纳闷儿一边躲开那双罪恶的手。

“你怎么变成了小孩子?”相泽消太从被窝里捞起来你,拿出来手机给你拍了张照片。虽然嘴上说着只是为了让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,但是不经意扬起的一点弧度却暴露的自己的心情。

你擅长得寸进尺,此时被相泽先生抱着,于是在他略略有些胡茬的脸上附上一吻,然后别过有些热的脸,“不知道啦!”

今天相泽消太的心情意外的不错呢。你一面催促他上班要迟到了,一面不着边际地想。

看见你微红的耳垂,相泽消太轻笑了下,简单洗漱,换好衣服之后就牵着你出了门。

小小的个子让相泽消太牵起来有点费劲,干脆一把把你捞到怀里,你把脑袋埋在他的肩窝,双臂环着他的脖颈,奶声奶气地念叨着:“相泽你觉得我什么时候能变回来呀,要是变不回来怎么办啊,你万一不喜欢小孩怎么办啊——”

故意拖得长长的尾音,掩盖了撒娇的语气。相泽消太刚刚将你放在桌子上,宠溺地揉揉你翘起来的发旋,张开了嘴想说点什么,额头却被一阵聒噪惹皱。

“相泽你动作太快了吧!”布雷森特·麦克最先扑到你面前,看着你一点都不怕生的样子,刚想伸出手戳戳你带点婴儿肥的脸,瞄了一眼相泽消太的眼神,犹豫的收回了手。

欧尔麦特这个大个子毫不掩饰好奇的神色,无视相泽消太警告的眼神,把你抱起来转了一圈。

你也是个调皮的小家伙,随着众人笑啊闹啊,完全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,除了在相泽消太的警告下没有伸出手来戳戳午夜老师的胸之外,这一早上还是非常愉快的。

看着你在自己的同事里混的风生水起,相泽消太拿起自己的睡袋,准备去A班上课。

相泽消太回来时,你正坐在午夜腿上,听着同事们猜测你的来历,一句不知来自谁的“私生子”冷不防钻进了耳朵,刚想辩解,你突然开口:“是私生子!就是私生子!”说完之后才看见相泽消太已经回来,赶紧扑进自家先生怀里,试图用手掌抚平他皱起来的额头。

“唔……相泽,你听我解释嘛!”你故意拖长了尾音,在他的面颊上印了个吻。

一阵恼人的噪声响起来,你有点迷迷糊糊的,试图关掉这声音,闭着眼睛搜寻无果之后,你睁开了眼。

你意识到刚刚的一切都不过是昙花一梦,而眼前人,或者说是心上人,此刻还在熟睡。

附上一个早安吻,你蹑手蹑脚地爬下床去准备早饭,不知道哪个动作无意间还是惊醒了相泽消太,看着他还有些倦意的双眼,有些歉意的在怀里蹭了蹭。

随着烤面包片香气的逸散,你漫不经心地想起来自家恋人的那双眼睛。

那不是一双能装下日月星辰的眼睛,那幅风平浪静,波澜不惊的神色,如同结着蛛网的老房子。一切擦枪走火,都在一片黯然下,蠢蠢欲动。

“夫人想什么呢,面包片要烤糊了。”相泽消太看着想的出神的自家夫人,宠溺地拍拍你的脑袋。

“啊——”你手忙脚乱起来,试图抢救几片还能吃的。

“傻夫人。”吃着来自爱人的爱心早餐,相泽消太看着还在厨房忙活的姑娘,嘴角挂起一个轻笑。

他走到你身后,环住你的腰,在你耳边低语。

在不远的将来,也许你们会迎来争吵,会站在对立面,英雄会迟暮,美人也会老去。

但是此刻,请时间流淌的缓慢一些,让未来种种前进的脚步暂且凝固。

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,来铭记这句“我爱你”。

评论(5)

热度(6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