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间何事

I'm fine.

小姑娘生日快乐鸭。
还是不习惯喊自己“姑娘”,大概是因为真的还没有长大吧。
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成一个让别人放心的姑娘,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找到个参考答案,希望第十五年过去以后能有个思路。
关于十五岁的期许太多啦,想要多在肚子里装点笔墨,想要学习能进步一点,再进步一点,想要自己的抑郁水平焦虑水平一直保持在正常水平,想要成为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,就事论事,对万事万物都存一份尊重的人。
不管有怎么样的期许,千千万万不要忘了大前提呀——要挺起胸膛,理直气壮地活下去。
是时候给第十四年告个别了,多谢您的照顾呀!

Starry Starry Night

星光弥漫的夜晚,这是个很容易想到的场景。我每每试图从记忆里翻找出一个合适的片段与之向对应,第一个跳出来的并不是我曾传到相册里的,那一片漆黑的夜空中缀满了稀碎的白点,不是。当时确实足够美好,有家人在旁边,有欢歌,有笑声,是我所体验过的,最接近“幸福”这玄乎玩意儿的事情了。
但它不适合这个题目。
我所理解的Starry Starry Night,是揣着少女心事的,是和爱人在一片星空下蹦啊跳啊笑啊闹啊的欢喜。它代表着我对浪漫的极致幻想,是我的白月光,朱砂痣。
多简单。多难。
目前嘛,这个问题的参考答案,是那个晚自习,还没有正式开始上课,我和我的心动选手站在操场正中央,天上的星星眨着眼,地上的人儿笑又闹。那一天晚上倒是很契合“月朗星稀”,十三颗星星撒在天幕,像黑森林蛋糕上的银糖豆。我记着呢,那天的夜空,有十三颗星星。
那个夜晚早就迎来了它的结局,我和我的心动选手也走向了各自的道路。
我别无所求,只希望你面前的那条路,好走一些。
我就不送了。

@朴老师书法 感谢授权!
很久没动刀了,希望老师能原谅我糟糕的技术。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一念忽起

亲爱的相泽消太:
对滴,这是一封情书!接着读!你相信我!你你你不许放下——看完看完看完!

想要动笔的念头已经在脑子里存在很久了,每每提起笔来,却只剩了一腔热忱。

请你原谅我匮乏的词汇量,虽然我平日里夸姑娘们,靓丽词句层出不穷,但是,嘿,你跟她们是不一样的,你是我的爱人丫,夸其他人和夸自己爱人怎么可能一样呢。

我们相识于一个秋日,同年冬天我吻上了你的面颊,时间是一位优秀的跑者,我们不过几句调笑,一枚吻,一个四季轮回就吻上了你的鬓角。我甚至还没等到你往我无名指上套个金属圈,套住我的余生呢。

没关系,桌子上有关戒指的资料,我会假装没看见的。顺便,我蛮喜欢那个镶了碎钻的。

言语替我铺了条小路,绕了这么多弯,目的地还是“我爱你”。我知道,能表明心意的话就那么几句,“我喜欢你”,“我爱你”,其他的不过是它们的亲戚,可我仍要趴在你的耳边,多说几遍,让甜腻腻的情话从耳朵里钻进去,一直到心底。

那剩下的话就请时间替我讲啦?

我去做饭啦,今天没时间做甜点啦,倒是还有点能量果冻,就在茶几下面的抽屉里,一会儿吃完晚饭再吃——

一会儿亲亲的时候让我发现你嘴里有果冻的味道,今天晚上你别想进屋!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小耳朵

-灵魂伴侣:如果对方是你灵魂伴侣,那么你看他(她)头上就会多点什么——猫耳朵之类的x
- 私设无个性

盛夏本该是喧闹的。相泽消太心想。但显然蝉这种生物不热爱光临此地,夏天逝去了大半,本该热闹的午后却听不到蝉的动静。相泽消太停下了浇花的动作,抬头看坐在花园的阴影里,和自己的猫闹得正欢的恋人。

静谧的盛夏倒也不错。

来这里避暑是她的主意。

这个主意着实不错。相泽消太享受着微热的夏风吹拂到脸上,粗糙的质感像小时候父亲胡子拉碴的亲吻。这里的气候温热又不至于——相泽消太想起来自家姑娘的描述——把人热到融化。野餐布已经铺好,烤箱发出“叮——”的一声,愉悦地宣布戚风蛋糕已经可以吃了,姑娘翻了个身,用双肘撑着身子,猫咪趴在她的肩头,两个小家伙都在眼巴巴地看着自己。

“消太去把蛋糕拿出来嘛——”姑娘眉眼弯弯,目光从相泽消太的头顶掠过。没有,还是没有。证明对方是自己灵魂伴侣的标志,那该死的猫耳朵,迟迟不在相泽消太的头顶出现。

“好。”相泽消太走到姑娘身边,附身给了她一个吻。“答应我,别想那么多。就算我看不见你的小耳朵,我依旧是你的爱人。”

姑娘的嘴巴里塞满了戚风蛋糕,嘟嘟囔囔地听不清在说什么,嘴边沾着蛋糕的碎屑,这个小冒失鬼却全然不知。微热的风也跑来助兴,轻吻姑娘额前的碎发。姑娘伸出手,勾了勾相泽消太的小指,于是两个人的手就自然而然的握在了一起。

后来发生的事是如此突然,却理所当然。他们进屋,亲吻彼此,衣物被随意地扔在地上,淫靡的水声交织着甜腻的呻吟,扰了地精的清梦。

清晨的阳光从没拉严实的窗帘中钻进来,落在姑娘的脸上,相泽消太醒的早,趁姑娘睡的迷迷糊糊,亲了亲嘴角。

甜的。相泽消太的嘴角扬了起来。

夏日的阳光是蜂蜜色的。

“呜——”姑娘揉了揉眼睛,煎蛋的香气来自厨房,锅子还在“吱吱”的唱着歌,像在给空气中飞舞的扬尘念情诗。

“快点起来吃东西,煎蛋凉了可就不好吃了,”相泽消太披上外套,“我去买点东西。”

“好滴!”姑娘给相泽消太送去了个飞吻。

相泽消太穿梭在清晨采购的人群中,超级市场从来不缺乏顾客,新鲜的瓜果散发出甜蜜的气息。或许小姑娘会想吃呢。相泽消太想了想,挑了两个火龙果。

一抬头,相泽消太看到了一双耷拉着的猫耳。

-END-

感谢大家看到这里!对的,这个故事现在被我按下了暂停键,接下来笔就交到你们手里,所有的可能性都在你的手中。
请大家自行脑补!
这次真的没啦!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雏菊

- 给芝士 @芝士233 的花吐症
- 芝士生日快乐呀

『一』
相泽消太发现事情不太妙的时候有点晚了。从口吐出的雏菊正灿烂的开着,像极了雏鸟们天真烂漫的笑脸。相泽消太草草收拾了桌上乱糟糟的一堆,冷不丁地想到,如果小姑娘看见,应该会惊呼,哇老师你从哪里搞来的!好漂亮的花!

相泽消太几乎都能想象到,小姑娘的眼睛是怎么在一瞬间就亮起来的,又会怎么不顾形象的手舞足蹈。

是的,相泽消太很不幸地,栽在了他的学生手里。这样不合理的感情,相泽消太在心里给自己画了个大大的错号,是不会让它继续生长的。

『两』
相泽消太戴了个口罩就出了门。精心编好的借口在同事们关切的目光下勉强过关,相泽消太把头埋进拘束带中,他不确定自己能否在小姑娘面前瞒过去。

“哇啊啊啊啊啊晚了晚了晚了——”你几乎是冲进班门的,无视了你们亲爱的班长的警告,把书包甩到桌上,看了眼表,很好,没迟到。

刚刚冲进来的时候你已经注意到了相泽消太带着的口罩,你一边试图调整呼吸,一边翻着自己的手账。

找个空闲去问问相泽老师怎么了吧。你收拾好心情,开始了今天份的努力。

『二』
剧痛敲打着相泽消太的胸口,孩子们的笑闹声不时从走廊里传过来,姑娘的脑袋从门口冒出来:“啊老师好!我来找相泽老师!”

相泽消太停下在电脑上敲打的动作,一抬头,就看见姑娘的酒窝。便离开了座位,朝姑娘走过去。

“老师你今天怎么……”姑娘在犹豫。

“小感冒。”轻描淡写,粉饰太平。

“这样啊,那老师要注意身体呀!”姑娘的眼睛在咕噜咕噜地转。

“你也是,最近温差大,不要感——”
相泽消太的话被剧烈的咳嗽打断。

口罩猝不及防地掉下来,对上姑娘失措视线的是,正慢悠悠地飘到地上的花瓣。

『三』
“老,老师!”你像一只迷路的小鹿一样惊慌,掉在地上的雏菊正努力的朝你微笑,血丝混在花朵里,红的晃眼。

安慰的话语就在嘴边,却被又一阵咳嗽堵了回去,看着小姑娘的眼睛迅速潮湿起来,相泽消太只能揉揉她的脑袋。

小姑娘的嘴唇青涩地贴上来,泛红的耳垂暴露了她的慌张。

一吻结束,小姑娘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看他,却依旧执着:“相泽老师,我喜欢——”

感情本就不是合理之事。心里那个被亲手画上错号的小人儿像是得到了特赦,而名为“喜欢”的幼苗也飞快的生长着。

“我等你长大。”

Fin.

感谢 @云想 的授权!
刻不出来太太原图万分之一的可爱qwqq

食、色,性也。仁,内也,非外也。义,外也,非内也。
素材来自 @默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