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间何事

I'm fine.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一念忽起

亲爱的相泽消太:
对滴,这是一封情书!接着读!你相信我!你你你不许放下——看完看完看完!

想要动笔的念头已经在脑子里存在很久了,每每提起笔来,却只剩了一腔热忱。

请你原谅我匮乏的词汇量,虽然我平日里夸姑娘们,靓丽词句层出不穷,但是,嘿,你跟她们是不一样的,你是我的爱人丫,夸其他人和夸自己爱人怎么可能一样呢。

我们相识于一个秋日,同年冬天我吻上了你的面颊,时间是一位优秀的跑者,我们不过几句调笑,一枚吻,一个四季轮回就吻上了你的鬓角。我甚至还没等到你往我无名指上套个金属圈,套住我的余生呢。

没关系,桌子上有关戒指的资料,我会假装没看见的。顺便,我蛮喜欢那个镶了碎钻的。

言语替我铺了条小路,绕了这么多弯,目的地还是“我爱你”。我知道,能表明心意的话就那么几句,“我喜欢你”,“我爱你”,其他的不过是它们的亲戚,可我仍要趴在你的耳边,多说几遍,让甜腻腻的情话从耳朵里钻进去,一直到心底。

那剩下的话就请时间替我讲啦?

我去做饭啦,今天没时间做甜点啦,倒是还有点能量果冻,就在茶几下面的抽屉里,一会儿吃完晚饭再吃——

一会儿亲亲的时候让我发现你嘴里有果冻的味道,今天晚上你别想进屋!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小耳朵

-灵魂伴侣:如果对方是你灵魂伴侣,那么你看他(她)头上就会多点什么——猫耳朵之类的x
- 私设无个性

盛夏本该是喧闹的。相泽消太心想。但显然蝉这种生物不热爱光临此地,夏天逝去了大半,本该热闹的午后却听不到蝉的动静。相泽消太停下了浇花的动作,抬头看坐在花园的阴影里,和自己的猫闹得正欢的恋人。

静谧的盛夏倒也不错。

来这里避暑是她的主意。

这个主意着实不错。相泽消太享受着微热的夏风吹拂到脸上,粗糙的质感像小时候父亲胡子拉碴的亲吻。这里的气候温热又不至于——相泽消太想起来自家姑娘的描述——把人热到融化。野餐布已经铺好,烤箱发出“叮——”的一声,愉悦地宣布戚风蛋糕已经可以吃了,姑娘翻了个身,用双肘撑着身子,猫咪趴在她的肩头,两个小家伙都在眼巴巴地看着自己。

“消太去把蛋糕拿出来嘛——”姑娘眉眼弯弯,目光从相泽消太的头顶掠过。没有,还是没有。证明对方是自己灵魂伴侣的标志,那该死的猫耳朵,迟迟不在相泽消太的头顶出现。

“好。”相泽消太走到姑娘身边,附身给了她一个吻。“答应我,别想那么多。就算我看不见你的小耳朵,我依旧是你的爱人。”

姑娘的嘴巴里塞满了戚风蛋糕,嘟嘟囔囔地听不清在说什么,嘴边沾着蛋糕的碎屑,这个小冒失鬼却全然不知。微热的风也跑来助兴,轻吻姑娘额前的碎发。姑娘伸出手,勾了勾相泽消太的小指,于是两个人的手就自然而然的握在了一起。

后来发生的事是如此突然,却理所当然。他们进屋,亲吻彼此,衣物被随意地扔在地上,淫靡的水声交织着甜腻的呻吟,扰了地精的清梦。

清晨的阳光从没拉严实的窗帘中钻进来,落在姑娘的脸上,相泽消太醒的早,趁姑娘睡的迷迷糊糊,亲了亲嘴角。

甜的。相泽消太的嘴角扬了起来。

夏日的阳光是蜂蜜色的。

“呜——”姑娘揉了揉眼睛,煎蛋的香气来自厨房,锅子还在“吱吱”的唱着歌,像在给空气中飞舞的扬尘念情诗。

“快点起来吃东西,煎蛋凉了可就不好吃了,”相泽消太披上外套,“我去买点东西。”

“好滴!”姑娘给相泽消太送去了个飞吻。

相泽消太穿梭在清晨采购的人群中,超级市场从来不缺乏顾客,新鲜的瓜果散发出甜蜜的气息。或许小姑娘会想吃呢。相泽消太想了想,挑了两个火龙果。

一抬头,相泽消太看到了一双耷拉着的猫耳。

-END-

感谢大家看到这里!对的,这个故事现在被我按下了暂停键,接下来笔就交到你们手里,所有的可能性都在你的手中。
请大家自行脑补!
这次真的没啦!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雏菊

- 给芝士 @芝士233 的花吐症
- 芝士生日快乐呀

『一』
相泽消太发现事情不太妙的时候有点晚了。从口吐出的雏菊正灿烂的开着,像极了雏鸟们天真烂漫的笑脸。相泽消太草草收拾了桌上乱糟糟的一堆,冷不丁地想到,如果小姑娘看见,应该会惊呼,哇老师你从哪里搞来的!好漂亮的花!

相泽消太几乎都能想象到,小姑娘的眼睛是怎么在一瞬间就亮起来的,又会怎么不顾形象的手舞足蹈。

是的,相泽消太很不幸地,栽在了他的学生手里。这样不合理的感情,相泽消太在心里给自己画了个大大的错号,是不会让它继续生长的。

『两』
相泽消太戴了个口罩就出了门。精心编好的借口在同事们关切的目光下勉强过关,相泽消太把头埋进拘束带中,他不确定自己能否在小姑娘面前瞒过去。

“哇啊啊啊啊啊晚了晚了晚了——”你几乎是冲进班门的,无视了你们亲爱的班长的警告,把书包甩到桌上,看了眼表,很好,没迟到。

刚刚冲进来的时候你已经注意到了相泽消太带着的口罩,你一边试图调整呼吸,一边翻着自己的手账。

找个空闲去问问相泽老师怎么了吧。你收拾好心情,开始了今天份的努力。

『二』
剧痛敲打着相泽消太的胸口,孩子们的笑闹声不时从走廊里传过来,姑娘的脑袋从门口冒出来:“啊老师好!我来找相泽老师!”

相泽消太停下在电脑上敲打的动作,一抬头,就看见姑娘的酒窝。便离开了座位,朝姑娘走过去。

“老师你今天怎么……”姑娘在犹豫。

“小感冒。”轻描淡写,粉饰太平。

“这样啊,那老师要注意身体呀!”姑娘的眼睛在咕噜咕噜地转。

“你也是,最近温差大,不要感——”
相泽消太的话被剧烈的咳嗽打断。

口罩猝不及防地掉下来,对上姑娘失措视线的是,正慢悠悠地飘到地上的花瓣。

『三』
“老,老师!”你像一只迷路的小鹿一样惊慌,掉在地上的雏菊正努力的朝你微笑,血丝混在花朵里,红的晃眼。

安慰的话语就在嘴边,却被又一阵咳嗽堵了回去,看着小姑娘的眼睛迅速潮湿起来,相泽消太只能揉揉她的脑袋。

小姑娘的嘴唇青涩地贴上来,泛红的耳垂暴露了她的慌张。

一吻结束,小姑娘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看他,却依旧执着:“相泽老师,我喜欢——”

感情本就不是合理之事。心里那个被亲手画上错号的小人儿像是得到了特赦,而名为“喜欢”的幼苗也飞快的生长着。

“我等你长大。”

Fin.

感谢 @云想 的授权!
刻不出来太太原图万分之一的可爱qwqq

食、色,性也。仁,内也,非外也。义,外也,非内也。
素材来自 @默子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星辰入梦

- 又是和芝士小姐姐的联动 @芝士233
- ooc有,逻辑没有,私设如山
- 交往√同居√
- 撞梗算我的!
- 以上?

相泽消太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,你刚刚将一个雪球糊到饭田天哉脸上。

看着饭田天哉涨红的脸,你笑得东倒西歪,毫无形象可言,就连平常气场十足的八百万百也在捂着嘴,试图掩饰住自己的幸灾乐祸的笑声。

你拥有控制悬空物体运动轨迹的个性,所以就出现了绿谷出久的雪球拐了个弯招呼到了爆豪胜己的脸上,丽日御茶子明明是想砸蛙吹梅雨,雪球却意外糊在了八百万百的脸上的景象。而身为罪魁祸首,你负责眨眨焦糖色的眼睛以示无辜。

欧尔麦特的恋人,也就是自己的好友,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你身边,她像想起来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,拉着你的衣服:“咱们往我家先生脸上糊一个雪球怎么样?”

你们两个结为好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热衷于各种瞎折腾,此时也是一拍即合,八木小姐团起来一个雪球,明明是直奔你的脸而去,却突然拐了个弯,结结实实地与欧尔麦特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你们两个人并不掩饰计划成功的得意,抹着笑出来的眼泪,揉着笑得有些僵硬的脸,两个人干脆躺在了雪地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。

操场上一片混乱的景象,笑声和雪球一并在寒冷的校园里飞扬着。

相泽消太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。他的眼里此时充斥着你的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。你的好友刚刚被欧尔麦特像扛麻袋似得扛走了,你一面担心着友人的腰,一面撑起身子来,拍拍身上的雪花,在雪地里疯跑,因为保暖措施做的不到位,你的脸被冻得两颊泛红,手也冻得有些麻木,像是感受到了自家先生的目光,你回过头来,冲着相泽消太的方向露出一个甜甜的笑。

相泽消太用并不大的声音喊你的名字,让你过来。你吐了吐舌头,将手中的最后一个雪球招呼到了上鸣电气脸上,一蹦一跳地扑进相泽消太怀里。

“玩得开心吗?”他覆着你的手,一起揣进口袋里。

“开心!皮这几下我很开心!”你眨了眨眼睛,想来自家恋人应该在外面站了有一会儿了。相泽消太的乌黑头发上落了些雪,白的晃眼,却固执地不肯化开。

相泽消太看着眼前人并不消停的模样,还配合着肢体语言,有点像小企鹅。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仔细想想又有点好笑,然后在他的小企鹅头上印了一个吻。

夜晚。

你有点失眠,透过窗户看着夜空里细细碎碎的星星,反反复复数了几遍羊,还是没什么睡意,扯了扯自家爱人的衣服。

“相泽相泽,睡了吗?”你似乎想起来什么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“嗯……”迷迷糊糊的声音。

“你知不知道今天!上午!”你看着自家先生的疲惫模样,犹豫着是否要继续。

“嗯?”相泽消太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怀里的姑娘还是神采奕奕的。

“当时咱俩头发上都是雪,就像我们都老了,头发白了,而你陪我过了一辈子。”你犹豫了一下,还是任性地把话说完了。

再抬头看自家先生,好像已经睡着了,你靠着的胸膛均匀地起伏着,挂在夜空的星星也静静地望着你。你有点丧气,又庆幸他没有听见这段幼稚的告白。

“晚安。”你在相泽消太耳边低语着。或许是真的累了,你很快就陷入了梦乡。

所以你并不知道,他不仅听见了你的告白,还在你熟睡的时候许下了承诺。

他说,在他遇见你之前,他设想过很多种人生的结局,哪一种,都抵不过他决定爱你后的分秒。

–Fin–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来日方长

- ooc有,逻辑没有,私设如山
- 交往√ 同居√
- 以上?

  “先生早呀!”刚睡醒的声音带着些慵懒,你抬起埋在相泽消太怀里的脑袋,想给自家先生打个招呼,却意外发现睡衣突然变大了许多。

“早。”相泽消太还闭着眼睛,抬起手来习惯性的揉揉你的脑袋,头发的触感比以往软了许多,像个小孩。

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,相泽消太睁开眼睛看着趴在怀里的团子,正有些费劲的伸着胳膊,试图戳自己的脸,有些惊奇又好似意料之中,随即又有些地伸手去捏你的脸。你还没见过自家先生的面部表情如此丰富过,一边纳闷儿一边躲开那双罪恶的手。

“你怎么变成了小孩子?”相泽消太从被窝里捞起来你,拿出来手机给你拍了张照片。虽然嘴上说着只是为了让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,但是不经意扬起的一点弧度却暴露的自己的心情。

你擅长得寸进尺,此时被相泽先生抱着,于是在他略略有些胡茬的脸上附上一吻,然后别过有些热的脸,“不知道啦!”

今天相泽消太的心情意外的不错呢。你一面催促他上班要迟到了,一面不着边际地想。

看见你微红的耳垂,相泽消太轻笑了下,简单洗漱,换好衣服之后就牵着你出了门。

小小的个子让相泽消太牵起来有点费劲,干脆一把把你捞到怀里,你把脑袋埋在他的肩窝,双臂环着他的脖颈,奶声奶气地念叨着:“相泽你觉得我什么时候能变回来呀,要是变不回来怎么办啊,你万一不喜欢小孩怎么办啊——”

故意拖得长长的尾音,掩盖了撒娇的语气。相泽消太刚刚将你放在桌子上,宠溺地揉揉你翘起来的发旋,张开了嘴想说点什么,额头却被一阵聒噪惹皱。

“相泽你动作太快了吧!”布雷森特·麦克最先扑到你面前,看着你一点都不怕生的样子,刚想伸出手戳戳你带点婴儿肥的脸,瞄了一眼相泽消太的眼神,犹豫的收回了手。

欧尔麦特这个大个子毫不掩饰好奇的神色,无视相泽消太警告的眼神,把你抱起来转了一圈。

你也是个调皮的小家伙,随着众人笑啊闹啊,完全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,除了在相泽消太的警告下没有伸出手来戳戳午夜老师的胸之外,这一早上还是非常愉快的。

看着你在自己的同事里混的风生水起,相泽消太拿起自己的睡袋,准备去A班上课。

相泽消太回来时,你正坐在午夜腿上,听着同事们猜测你的来历,一句不知来自谁的“私生子”冷不防钻进了耳朵,刚想辩解,你突然开口:“是私生子!就是私生子!”说完之后才看见相泽消太已经回来,赶紧扑进自家先生怀里,试图用手掌抚平他皱起来的额头。

“唔……相泽,你听我解释嘛!”你故意拖长了尾音,在他的面颊上印了个吻。

一阵恼人的噪声响起来,你有点迷迷糊糊的,试图关掉这声音,闭着眼睛搜寻无果之后,你睁开了眼。

你意识到刚刚的一切都不过是昙花一梦,而眼前人,或者说是心上人,此刻还在熟睡。

附上一个早安吻,你蹑手蹑脚地爬下床去准备早饭,不知道哪个动作无意间还是惊醒了相泽消太,看着他还有些倦意的双眼,有些歉意的在怀里蹭了蹭。

随着烤面包片香气的逸散,你漫不经心地想起来自家恋人的那双眼睛。

那不是一双能装下日月星辰的眼睛,那幅风平浪静,波澜不惊的神色,如同结着蛛网的老房子。一切擦枪走火,都在一片黯然下,蠢蠢欲动。

“夫人想什么呢,面包片要烤糊了。”相泽消太看着想的出神的自家夫人,宠溺地拍拍你的脑袋。

“啊——”你手忙脚乱起来,试图抢救几片还能吃的。

“傻夫人。”吃着来自爱人的爱心早餐,相泽消太看着还在厨房忙活的姑娘,嘴角挂起一个轻笑。

他走到你身后,环住你的腰,在你耳边低语。

在不远的将来,也许你们会迎来争吵,会站在对立面,英雄会迟暮,美人也会老去。

但是此刻,请时间流淌的缓慢一些,让未来种种前进的脚步暂且凝固。

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,来铭记这句“我爱你”。

半缘小姐 @伶仃独步&
我有千言万语,落笔时,只剩一腔热忱,还有一句“我喜欢你”。

经常会想起你。无端的,没头没脑的,就好像一个睡意昏沉的下午,伏案的我突然抬起头,眼底暗流涌动。

那是于酣睡中梦到你的我。

就像有次在英语课上偶然提起你之后,被同学提醒:“你眼睛在发光。”你就像是灯塔,给我不甚明确的未来带来了希望,是星星之火,是我的踌躇不定时,绝不会变更的,那份坚定。

我是个很糟糕的家伙,热衷于一切让人上瘾的物质,沉迷享乐,不思进取。面对这样的我,你说,我像个小太阳,有几分不信,但满心欢喜。

很多时候都觉得有必要谢谢你。谢谢你接纳狼狈不堪的我,还有我这份谈不上理智的喜欢。

我沉寂已久的心,为你舞动着。

那天你向我迈出了小小的一步,剩下的部分,就请你在此耐心等候,我会飞奔过去的。

我一直觉得自己何其有幸,遇见你的那一刻起,你就像一个迷途的旅人,来到了这里,我的心也随着你的到来而微笑。

甜美的情话毋需多少,我想时间会替我将一切承诺履行。

那么,这位小姐,『半缘×渡』这对cp,了解一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