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晌风雪满关河

她不是我的世界中心,她是我的后盾,是我坚守的最后一座城池,是我所有优美动听的话的来源,世间的一切褒义词堆砌在她的身上,都不及她万分之一的好。
她是我的爱人啊。

乖,亲亲就不疼了

我从小不太记事,我现在都不记得我小时候都干过什么傻事,不过小时候的我好像很争气,没干过什么吃家宴的时候值得搬出来博大家一乐的傻事,为小时候的自己鼓掌。

确确实实记得的事情大都和我妈有关。我妈实在算不上是个正经人,她在这人世间过了四十几个春秋,自理能力和我一个水平。

下面要讲的,就是我勉强记住的,为数不多的琐事里,我极乐于和别人重复一遍又一遍的一件。

我学走路学的不太顺利,学会的时候据说都一岁多了,但很不幸,我经常摔倒。

我妈总在这个时候闪亮登场。她向我伸出手,不嫌我摔得脏兮兮的,把我搂怀里,我其实摔倒了之后趴地上基本没哭过,但是一旦在我妈怀里,那泪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,“啪嗒啪嗒”地就下来了,通常是我妈擦一把泪,我一把鼻涕又出来了,到最后我妈干脆就不擦了,等着我哭到没劲哭了,然后亲我一口。

“没事,亲亲就不疼了。”

不知道是她的吻有魔力,还是她的温柔尾音抚平了我的伤痛,好像真的不疼了,我又有了站起来,再向前跑的勇气。

而这份勇气伴随着我,我会跑下去,一直一直跑下去。

[相泽消太]Through the Dark Night

- 过气写手的激情产粮
- 无cp,全员友情向,原著向
- 见我慎入

相泽消太通过窗户,将目光投向夜空,它也正用幽深的目光回应着。云阴险地遮住本就细的可怜的月牙儿,夜空是成熟浆果一样的深紫色。只剩几颗渺小的星,竭力发着光,若非他视力良好,怕是看不到那微弱的光。星光明明暗暗,终是隐匿于黑暗。

夜晚适合恋人之间互述衷肠,和回忆也很般配,相泽消太想。那时他刚从雄英这座象牙塔里毕业,敌人蛰伏在深夜城市的黑暗角落,蠢蠢欲动,他摆弄着拘束带,在夜晚的城市里巡逻,那是的他也是这样,仰望着深紫色的天空。

相泽消太把思绪从回忆里捞起来。夏季的夜风从没关严实的窗户里吹进来,像猫咪的舌头一样舔舐着相泽消太的面颊,温暖又粗糙。

深夜是敌人的狂欢,亦是英雄的不眠夜。长期从事英雄工作,相泽消太很难进入深眠,此时从梦魇中惊醒,睡意全无。

刚刚的画面还印在脑海里。从污浊里深处的一双双手,苍白又枯槁,却顽固地抓着他的脚腕,试图让他回头。他们的声音嘶哑又混沌,却有力地敲打着耳鼓。

他们说:“老师,老师,我不想走……再给我次机会吧……”

这个夜晚未免太静了。相泽消太听见自己的心跳,像灌了铅一般,重重地砸下去。

相泽消太总是拒绝回忆起他开除学生的瞬间。他把脸埋进拘束带里,站在他面前的学生有着不尽相同的“个性”,这时却无一例外都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:“老师,老师,拜托了……我不想走……”

相泽消太当然记得当他开除第一个孩子时,那个孩子的眼神是如何在一瞬间黯淡下去的,又是怎么在一瞬间泣不成声的,那孩子捂着嘴,极力抑制着他的哭声,扶着墙慢慢蹲下来,那个时候很静很静,连眼泪掉在地上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,就像砸在相泽消太心上一样。

他也记得,当那个孩子消失在他视线之后,他想继续写教案,手却止不住的抖。

后来相泽消太参加英雄活动时,也见过他。那时拘束带紧紧地捆着已经被改造得不具人形的脑无,围观的人们在旁边低语着,指尖对着自己和地上的脑无,指指点点,时不时扫过的视线像码头的灯塔,照的人睁不开眼。

人群麻木又激动地议论着这次英雄活动,仿佛刚刚失声尖叫的是另一个时空的人。

相泽消太的视线扫过人群,议论声像烧开了的水一样,沸腾着闯入他的耳道。

他看见了那个孩子。

他几乎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,在沸腾又麻木的人群中,那个孩子定定地看着他,发现相泽消太在看自己之后,转身消失在拐角处。

相泽消太其实时不时地会想,这个社会真的是正确的吗,这个英雄过度饱和的社会,把人的生命,和钱财划等号,这个人人冷漠的社会,真的是值得守护的吗?

然后他就会闭上眼,孩子们的笑颜浮现在脑海,他相信,不管这个社会怎么黑暗,怎么遮掩希望,晨曦的光芒总会穿透迷雾。雏鸟们在向前跑,无限向前,穿过黑夜,带着自己的期望,迎来光明。

–Fin.–

这里有几句话想说。
题目来自歌曲《Let you go》中的一句歌词:
Only walk through the dark night
You are you own,with no one to hear you
之前写文一直都在听,不同的情绪能听出来不同的感觉。
当时想的很简单,就是想写写开除学生了之后相泽消太在想什么,一边写一边追新的小英雄,倒开始站在敌联合的角度上开始思考问题了(该说现在才开始太迟了点吧
但是不管这个社会怎么病态,人性怎么扭曲,总有人是向往光明的。顶尖英雄不都是为了救人才选择的这条路吗?
穿过深夜,才会是黎明。

后排圈一下一直鼓励我写下去的姑娘x @芝士233🍰

请求

作为一个萌新写手,看见改版确实很难过qwqq

食眠只是一味药:

😭😭😭😱😱😱😢😥


空桑:



请求
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,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,关爱己圈,人人有责。




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








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,一块最新,一块最热。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,一进到tag,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,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。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?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?




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?




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,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?




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,能分出哪些合胃口,哪些不合胃口,今天更新多少,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,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??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??




还弄个24小时榜,周榜,半天就划到底了,那些用心产出,粮食质量高,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?




另外,据说(看到有人反映,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)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。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,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,至少微博是这样(摊手)




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,一视同仁,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,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,整齐的最新粮食,而不是最热。




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,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。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,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,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,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?




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,保持自己的特色,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,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,谢谢。




 @LOFTER小秘书 
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雏菊

- 给芝士 @芝士233 的花吐症
- 芝士生日快乐呀

『一』
相泽消太发现事情不太妙的时候有点晚了。从口吐出的雏菊正灿烂的开着,像极了雏鸟们天真烂漫的笑脸。相泽消太草草收拾了桌上乱糟糟的一堆,冷不丁地想到,如果小姑娘看见,应该会惊呼,哇老师你从哪里搞来的!好漂亮的花!

相泽消太几乎都能想象到,小姑娘的眼睛是怎么在一瞬间就亮起来的,又会怎么不顾形象的手舞足蹈。

是的,相泽消太很不幸地,栽在了他的学生手里。这样不合理的感情,相泽消太在心里给自己画了个大大的错号,是不会让它继续生长的。

『两』
相泽消太戴了个口罩就出了门。精心编好的借口在同事们关切的目光下勉强过关,相泽消太把头埋进拘束带中,他不确定自己能否在小姑娘面前瞒过去。

“哇啊啊啊啊啊晚了晚了晚了——”你几乎是冲进班门的,无视了你们亲爱的班长的警告,把书包甩到桌上,看了眼表,很好,没迟到。

刚刚冲进来的时候你已经注意到了相泽消太带着的口罩,你一边试图调整呼吸,一边翻着自己的手账。

找个空闲去问问相泽老师怎么了吧。你收拾好心情,开始了今天份的努力。

『二』
剧痛敲打着相泽消太的胸口,孩子们的笑闹声不时从走廊里传过来,姑娘的脑袋从门口冒出来:“啊老师好!我来找相泽老师!”

相泽消太停下在电脑上敲打的动作,一抬头,就看见姑娘的酒窝。便离开了座位,朝姑娘走过去。

“老师你今天怎么……”姑娘在犹豫。

“小感冒。”轻描淡写,粉饰太平。

“这样啊,那老师要注意身体呀!”姑娘的眼睛在咕噜咕噜地转。

“你也是,最近温差大,不要感——”
相泽消太的话被剧烈的咳嗽打断。

口罩猝不及防地掉下来,对上姑娘失措视线的是,正慢悠悠地飘到地上的花瓣。

『三』
“老,老师!”你像一只迷路的小鹿一样惊慌,掉在地上的雏菊正努力的朝你微笑,血丝混在花朵里,红的晃眼。

安慰的话语就在嘴边,却被又一阵咳嗽堵了回去,看着小姑娘的眼睛迅速潮湿起来,相泽消太只能揉揉她的脑袋。

小姑娘的嘴唇青涩地贴上来,泛红的耳垂暴露了她的慌张。

一吻结束,小姑娘根本不敢抬起头来看他,却依旧执着:“相泽老师,我喜欢——”

感情本就不是合理之事。心里那个被亲手画上错号的小人儿像是得到了特赦,而名为“喜欢”的幼苗也飞快的生长着。

“我等你长大。”

Fin.

感谢 @云想 的授权!
刻不出来太太原图万分之一的可爱qwqq

我怕我再过几年,就会记不起来那个小山沟沟。
其实不算山沟,只是一个不知名的县城的一个景点。这个县城山多,石头多,知名度不高的小山头也就多了起来。
它算其中一个。还是比较偏远的一个,在班车上颠簸了两个多小时,然后车就停住了。
那个地方是没有站牌的,它倒更像是乘客和司机的一个约定。当时我拖着行李箱,从车上下来,就一个想法:也行。
从下车的地方走几分钟,就能看到别墅群。外墙是明黄色的,像我喜欢的那个姑娘的笑。
于是就在这个不算破的山沟住下了。

食、色,性也。仁,内也,非外也。义,外也,非内也。
素材来自 @默子

[我英乙女][相泽消太]星辰入梦

- 又是和芝士小姐姐的联动 @芝士233
- ooc有,逻辑没有,私设如山
- 交往√同居√
- 撞梗算我的!
- 以上?

相泽消太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,你刚刚将一个雪球糊到饭田天哉脸上。

看着饭田天哉涨红的脸,你笑得东倒西歪,毫无形象可言,就连平常气场十足的八百万百也在捂着嘴,试图掩饰住自己的幸灾乐祸的笑声。

你拥有控制悬空物体运动轨迹的个性,所以就出现了绿谷出久的雪球拐了个弯招呼到了爆豪胜己的脸上,丽日御茶子明明是想砸蛙吹梅雨,雪球却意外糊在了八百万百的脸上的景象。而身为罪魁祸首,你负责眨眨焦糖色的眼睛以示无辜。

欧尔麦特的恋人,也就是自己的好友,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你身边,她像想起来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,拉着你的衣服:“咱们往我家先生脸上糊一个雪球怎么样?”

你们两个结为好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热衷于各种瞎折腾,此时也是一拍即合,八木小姐团起来一个雪球,明明是直奔你的脸而去,却突然拐了个弯,结结实实地与欧尔麦特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。

你们两个人并不掩饰计划成功的得意,抹着笑出来的眼泪,揉着笑得有些僵硬的脸,两个人干脆躺在了雪地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来。

操场上一片混乱的景象,笑声和雪球一并在寒冷的校园里飞扬着。

相泽消太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。他的眼里此时充斥着你的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。你的好友刚刚被欧尔麦特像扛麻袋似得扛走了,你一面担心着友人的腰,一面撑起身子来,拍拍身上的雪花,在雪地里疯跑,因为保暖措施做的不到位,你的脸被冻得两颊泛红,手也冻得有些麻木,像是感受到了自家先生的目光,你回过头来,冲着相泽消太的方向露出一个甜甜的笑。

相泽消太用并不大的声音喊你的名字,让你过来。你吐了吐舌头,将手中的最后一个雪球招呼到了上鸣电气脸上,一蹦一跳地扑进相泽消太怀里。

“玩得开心吗?”他覆着你的手,一起揣进口袋里。

“开心!皮这几下我很开心!”你眨了眨眼睛,想来自家恋人应该在外面站了有一会儿了。相泽消太的乌黑头发上落了些雪,白的晃眼,却固执地不肯化开。

相泽消太看着眼前人并不消停的模样,还配合着肢体语言,有点像小企鹅。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仔细想想又有点好笑,然后在他的小企鹅头上印了一个吻。

夜晚。

你有点失眠,透过窗户看着夜空里细细碎碎的星星,反反复复数了几遍羊,还是没什么睡意,扯了扯自家爱人的衣服。

“相泽相泽,睡了吗?”你似乎想起来什么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“嗯……”迷迷糊糊的声音。

“你知不知道今天!上午!”你看着自家先生的疲惫模样,犹豫着是否要继续。

“嗯?”相泽消太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怀里的姑娘还是神采奕奕的。

“当时咱俩头发上都是雪,就像我们都老了,头发白了,而你陪我过了一辈子。”你犹豫了一下,还是任性地把话说完了。

再抬头看自家先生,好像已经睡着了,你靠着的胸膛均匀地起伏着,挂在夜空的星星也静静地望着你。你有点丧气,又庆幸他没有听见这段幼稚的告白。

“晚安。”你在相泽消太耳边低语着。或许是真的累了,你很快就陷入了梦乡。

所以你并不知道,他不仅听见了你的告白,还在你熟睡的时候许下了承诺。

他说,在他遇见你之前,他设想过很多种人生的结局,哪一种,都抵不过他决定爱你后的分秒。

–Fin–